【阴阳师/狗博】 风与乐

风与乐


清朗的笛声和劣酒刺鼻的辛辣一起,将大天狗于黑沉无梦的睡眠中缓缓拉扯出来。

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屏住呼吸,只侧耳去听那旋律。笛声却偏偏停了,反倒响起许多哭唧唧的欢呼和乱七八糟的掌声来。这一下子落差实在太大,大天狗心中的正义又还没来得及苏醒,唯有起床气在左右他,简直恨不能一翅膀卷走这些牛鬼蛇神。好在他刚来得及动了动念头,眼前骤然明亮了起来。有人掀掉了他的面具。

冲天的篝火给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勾勒了一道赤金色的边。逆着光,大天狗一时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知道那是谁,出身人类皇族的,一个醉鬼。

醉鬼拿笛子抵在他的脸上戳了戳,那力道已经完全没了分寸,但凡是个人类的脸皮,都必然会被戳出个窟窿。就算是大天狗,也肯定被戳成了一个极其扭曲的表情,以至于闲杂人等发出此起彼伏倒抽凉气的声音,只有醉鬼笑的打跌,大天狗的翅膀忍不住又展开了一点。眼看着这个篝火大会的全体参与者就要被吹飞到不知道哪个山沟里去了,笛子粗鲁的滑开,另一个炽热而柔软的东西代替它,以同样冒失的力道杵在他的脸上,随便蹭了两下算是安抚,紧接着往旁边一滑,就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中心一点湿润的触感彻底扑灭了大天狗烦躁的怒意。


放松嘴唇把送上门的舌尖让进来,他张开手臂撑住这个东倒西歪的家伙,微微展开的翅膀正好稳住了平衡,同时身上有微光闪过,一件蓑衣凭空出现在他们头顶,落下的结界彻底隔断了闲杂人等的视线。

手掌下的皮肤紧实,肌肉可观,骨骼挺拔,还残留着些许青涩尚未褪尽。像矫健而顽劣的年轻豹子,爪牙锋锐神色天真,完全无法分辨他究竟是渴望杀戮,还是玩耍。

源博雅喷在他唇齿间的呼吸滚烫,仰头看向蓑衣时,颈项和背部的线条强韧如弓。

简直是各种意义上的,秀色可餐。


这是妖鬼们的集会,在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在暮春无月的深夜。

在数年之前。

一次偶然相遇之后,他们曾经短暂的结伴同游。

这是一个梦,楔在昏睡和清醒之间。

大天狗即将真正苏醒,已经可以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和妖力的枯竭。但是在心底深处,却又隐隐笃信自己是安全的。

可以在梦中多停留一会儿,不必急于醒来。

--也许tbc也许end--

听说明天主线剧情要更新了。

把这个写了就抽出了大狗的开头扔上来。如果明天的更新不撞梗,那它就是tbc。如果撞了,它就是个段子。阿门。

所以说好的还愿呢

热度 48
时间 2017.03.30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