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蛇语 4

4

 

“索尔!!!”

被法术扭曲的嘶吼几乎听不出喊的是什么,倒更像是野兽的咆哮。魔法炸开的冲击波瞬间震开了烟尘,洛基的双腿融化了一般软在地上,旋即开始重新塑形,黑色的鳞片一层层浮现,间杂着金色的乱纹,转瞬间就生成了一条蜿蜒的蛇尾,撑着他的上半身越升越高。他的暴怒和恐惧随着长尾拍击地面的动作被宣泄出去,几乎震碎了剩下的半个山头。

山风终于把它的头从山体里拔了出来,映在它眼睛里的黑发人类已经只剩下半张面孔还残留着人类的特征,那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在山风的视线中升的越来越高,变得越来越大,当带着黑色乱纹的金色鳞甲覆盖了最后一点人类的皮肤,圆形的瞳孔骤然收缩成竖立的一线,冰冷的杀意瞬间铺天盖地。

被那双巨大的蛇眼紧紧盯着,山风完全动弹不得。它的智商并不足以让它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面对比它更巨大,而且凶相毕露的同类,本能瞬间就支配了它。它瑟缩着伏低身体,艰难的张开嘴,让索尔从它的獠牙上掉下去,落在它们之间的空地上。可巨蛇看也不看那个小小的猎物,依然居高临下的向它逼近。山风缓缓的向后退去,没几下就到了尽头,它的身后就是近百米的断崖,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无尽之海。巨蛇依然步步紧逼,山风猛的重新直立起上半身试图反抗。就在它重心移向后半身的瞬间,从巨蛇的四周忽然凭空射出无数的长剑,尽数扎进山风身遭的地面上,脆弱的岩层松动,山风巨大的体重一下子压垮了山崖,嘶吼着向无尽之海坠落。

 

巨蛇岿然的身形随之崩碎。变形解除的太急了,洛基几乎是从半空中笔直的摔了下去。短时间内消耗掉如此大量的魔力,他落地时完全是踉跄着扑跪在索尔身边。

洛基脸上黑金交错的蛇鳞还来不及完全褪去,斑斑驳驳露出来的皮肤惨白,倒像是被抠掉了几块鳞片的蛇皮,灰绿色的双眼中也依然倒竖着冷血动物仿若无机质的瞳仁。那种半人半蛇的怪异,远比一条巨大的食人蛇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洛基非常讨厌被人看见变形的中间形态,通常会用一点障眼法遮住,可他现在顾不上这个。山风在索尔的护甲上咬穿了两个洞,分别在左胸和小腹,都是要命的位置。可是洛基完全没有看到血,那么大的伤口,早应该血流成河了才对。

 

洛基撕开索尔的护甲,两个伤口上都结着一块黑色的硬痂。最后的一丝侥幸也落空了,这条蛇没有白白多活了这两百年,它的毒素对索尔起作用了。

洛基直接用手把左胸上的那块硬痂撕了下来,另一只手里绿色的光芒闪过,一把匕首已经齐根插进了伤口里,毫不犹豫的一拧,紧跟着就拔了出来。洛基期待着一股鲜红的血泉直接喷射出来,却只有微微发紫的暗红色血液缓缓的往外流,质感仿佛黏稠的蜂王蜜,气味却是刺鼻的腥苦。

 

索尔被剧痛唤回了些许意识,看见洛基握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盯着他,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弟弟。你每次变成蛇,都要给我一刀吗?”

洛基抬头看了他一眼,索尔没有因为他的脸大惊小怪,让他的焦躁略微平复了一些。他在索尔小腹的黑痂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抠紧了边缘:“这次可以多给你一刀。”

手起刀落,小腹上的伤口也被他彻底豁开了。索尔发出一声闷哼,洛基没有再去看他。

他伏抵身体,把那张怪物般的脸贴向索尔的心口。索尔终于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用力挣动了一下,洛基的双手之间立刻涌起一层绿色的雾气,像一张无形的网,把索尔牢牢固定在了地上。

“洛基!”

“闭嘴。”

洛基不再理会他,低头咬住他的伤口用力吮吸。浓稠的毒血进入他的口腔,立刻有一种火烧般的刺痛感。洛基偏头吐掉毒血,口腔里的烧灼感完全没有消退的迹象,这条山风的毒素竟然已经进化到可以通过口腔黏膜直接吸收。洛基的心底划过一丝寒意。

索尔扛不住的毒,恐怕他也扛不住。

 

恐惧压迫着洛基的脑子开始自发自动的推演起各种可能的后果,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去冒险的,就算索尔死掉了,他也是没有责任的,他已经尽力了,海姆达尔可以为他作证。几秒钟的工夫,他连索尔的悼词,甚至自己登基的宣誓都润色好了。

手上的鳞片终于完全褪去,他的掌心得以直接按在索尔的胸膛上。索尔的皮肤滚烫,伤口周围却泛着惨淡的青灰色。索尔正在死去。只要洛基稍微耽搁上那么一会儿,他那耀眼的,碍事的哥哥,就能成功把自己蠢死了。

 

洛基脑内的小剧场精彩纷呈,可惜海姆达尔看不到。映在海姆达尔眼中的,是洛基在帮索尔吸出毒素,始终没有停下,直到治疗者们抵达。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恐惧,洛基整个人紧紧的缩成一团贴在索尔身上,用力的手脚都在微微发抖。治疗者们一时间几乎没能分清这两兄弟到底是谁在救谁。

洛基的唇舌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喉咙里像含着一团火,疼的呼吸都困难。他指了指索尔腹部的伤口,那个伤口很深,应该是伤到内脏了,洛基能做的十分有限。为首的治疗者挥手撑起金色的灵魂冶炼炉,把他们两个都笼罩在内。洛基放任自己平躺下来,方便治疗者们检查。没想到他刚一解除魔法,一直昏昏沉沉的索尔就猛的坐了起来:“洛基!”

洛基的心里一松,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索尔的眼神愣愣的,明显不怎么清醒,下意识的回应给他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把舌头伸出来,弟弟。你中毒了,我帮你把毒血吸出来。”

“……你的脑回路真是比金加仑鸿沟还深不可测。黏膜吸收的毒素也能用嘴吸出来吗?!”洛基说不出话,但是不妨碍他在脑子里咒骂他的哥哥,顺便把他完好的右侧腹肌捅出一个对称的血窟窿。

然而洛基自认为非常清醒,真实中毒情况却一点都不比索尔乐观。所以,他在听到那个命令的瞬间,在唾弃他哥哥愚蠢的同时,身体其实已经下意识的直接执行了。

 

治疗者们都是睿智的女神,活过漫长的岁月,见多识广,足够处变不惊。饶是如此,看着两位命悬一线的王子殿下在灵魂冶炼炉里舌吻的难解难分,场面也一度十分尴尬。


tbc


谁的青春没有几段狗血铸就的黑历史呢^m^

热度 24
时间 2018.07.18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