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雨/喻黄喻】青出于蓝 10

章节号终于上了两位数撒花庆祝~~~

字数到底还是爆了泪奔跑开~~~~

 

10

 

蓝雨对诛仙的比赛毫无悬念全取10分,魏琛带队回到大巴车上集合的时候那叫一个神气,简直跟打赢了总决赛似的,预备队员们也不含糊,毫不吝啬的给予了欢呼、口哨和掌声,虽然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根本就没看比赛。

魏琛的目光在车上一扫,就捉到了正在冲他招手的黄少天。来的时候正式队员和预备队员是规规矩矩分开坐的,毕竟是要比赛,就算战略上再藐视敌人,临上场了也还是要严肃起来。现在比赛打完了就完全没这个顾及了,魏琛带头奔着黄少天去了,其他人也就嘻嘻哈哈的跟预备队员们混坐一气,发扬蓝雨一贯的做派,没大没小闹作一团。

大巴每侧是两个座,黄少天坐在靠过道的一边。魏琛也没注意黄少天旁边靠窗的位置上坐的是谁,正好过道另一边的座空着,他侧着身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抬手越过过道就要揉黄少天的脑袋,“臭小子,叫你魏老大过来干嘛?是不是在现场看比赛有什么心得要跟我分享啊?”

黄少天一把把他的手扒拉下来,欢天喜地的嚷嚷开了,“我以前一直以为索克萨尔是你把命运交给了输入法,脸滚键盘滚出来的,谁让你个老文盲连请君入瓮都能念成请君入瓦啊哈哈哈。今天我才知道,原来索克萨尔的意思是老男巫啊,想不到魏老大你连成语都没有学好,居然还懂英文呢。”

“啥?”话题跳跃实在太大,魏琛一脸茫然。

黄少天提出了第二种假设,“咦?不是吗?那就是索克大邪神和兽人英雄萨尔的组合?这个略重口啊。”

“萨尔我知道。听说年轻时候英雄了得,后来回老家结婚去了,是个人生赢家。索克是谁?”魏琛整理思路中。

黄少天果断的怀疑了起来,“你不会真的是脸滚键盘蒙出来的索克萨尔吧?”

“索克萨尔的意思就是巫师嘛。男巫什么的听着不像中国话。”魏琛开始现学现卖装文化人,“话说回来,男巫就男巫吧,‘老’男巫是怎么回事啊?”

黄少天鄙夷状,“‘老’文盲脸滚键盘滚出来的可不就是‘老’男巫吗?”

魏琛一脸凶恶,“谁说我脸滚键盘了!?”

“你明明就不知道老男巫,还狡辩!!”

“谁说我不知道的?!还有不许加‘老’!”

他们俩说着说着就有了要扭打起来的迹象,为黄少天提供了各种版本索克萨尔命名假说的喻文州同学往窗边躲了躲,目光殷切的看向前方正在回头张望的方世镜。

城门失火就要殃及池鱼了,方副救我。

 

第二天飞回G市,一切生活照旧。战队开始为下周的比赛做准备,预备队员们继续做他们自己的练习。如果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黄少天突然号称要关怀后进同学了。但是,每天做完日常训练就把人拽进竞技场连虐三盘这种方式,任谁看了都不觉得是关怀后进,更像是虐菜上瘾。

黄少天抢boss时候养成的习惯,跟人PK可从来不会因为对手弱什么的就手下留情,那是逮着机会就往死里打啊,早期训练营里被他虐到哭的也不是没有。所以刚开始两天大伙儿还会图新鲜去围观一下,后来就纷纷表示场面太血腥,非礼勿视了。

刚开始的几天,他们是按照训练营一直以来一对一练习的习惯,直接在擂台场上打的,喻文州的手速问题暴露的一塌糊涂,基本就是在挣扎。

后来他们改成了随机选图,有了地形可以利用,喻文州的状况立刻有所改善,但是仍然不足以为他赢得什么胜机,也就是坚持的时间久了而已。

喻文州就这么日复一日心平气和的挣扎,再心平气和的把自己挣扎到死的录像翻来覆去的看上好几遍,连笔记都做的工工整整。

黄少天有过什么样的失误,漏掉了哪些机会,喻文州真是一点一个准。刚开始黄少天还不服气,也盯着录像想找出喻文州的毛病来。结果找了没两分钟黄少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喻文州的毛病还用特意找么?看那手残的啧啧啧啧。可是黄少天转念再一想,他不是来关怀后进同学的么,怎么变成喻文州给他纠错啦?

黄少天按住喻文州的硬皮本子,“哎哎哎哎。喻文州,你等会儿。你这样复盘有意义吗?你就算看的再明白,真的上手一打,你的操作还是跟不上啊。你看你看!刚才那个拔刀斩我出偏啦看到没,好吧我当时就看出来你看出来了,我都看见你开始躲了结果你居然没躲掉,你怎么能躲不掉呢,你只要快上一点点就躲掉啦,所以你还是得练手速练手速练手速啊。”

“天生手残,无药可救啊。”喻文州扭头看着他无奈苦笑,“对你来说,这确实是提提手速就能解决的问题。我的话,只能另辟蹊径了。”

“怎么另辟蹊径啊?”

喻文州把进度条往回拉了一点儿,从那个拔刀斩之前大概5秒的地方开始重新放了一遍,定格在拔刀斩出手之前的那个画面,“你看,那个拔刀斩的问题其实是从刚才那个走位开始的,那里你没能一步到位,调整的操作又太多太急了,所以面向在出拔刀斩之前就有点偏了。我要是能在你的拔刀斩出手之前就开始向左走位的话,就能躲掉了。”

黄少天不以为然,“这就是传说中的事后诸葛亮吧?我在技能用出来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要用的是拔刀斩,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喻文州微笑,“在当时那个情况下,拔刀斩是最好的选择。你不是没有想,是根本不用想。”

“哎哟这是在夸我吗?是在夸我吧!嗯肯定是在夸我!”黄少天得瑟着跑题了,飘了两下又自己跑了回来,“等下。还是不对啊。那我要是一步就走位好了呢?你还往哪躲去?对。没错。我不失误的时候你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啊你看你看。还有还有,我失误被你抓到的情况也有过,但是我手快啊,只要你有一点点点点空隙我就跑掉啦。要一点空隙没有就得做到零容错零容错啊,那太难了吧?比练手速还难吧?”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黄少天自己懂了,一脸郁闷的揽过喻文州的肩膀拍了拍,“好吧好吧,对你来说练手速就是个死,练别的也许还能凑合活着。”

喻文州叹了口气,没有说话。黄少天跟着叹了口气,一时居然也想不出什么话来说。

 

电脑里的录像还在继续播放,剑客步步紧逼,术士狼狈的借助地形躲闪着,却始终无法彻底摆脱剑客的近身骚扰,根本拉不开输出空间。

两个人就这么抵着肩看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说,“喻文州,你是真的很想做职业选手吗?就没想过做别的?”

“想过啊。比如上高中就不错啊,应付考试我很在行的,肯定比现在这样轻松多啦。”

喻文州扭头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黄少天忽然有点难过挪开了视线,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却无意识的捏了两下。少年人还没长成的肩头上都是骨头,硌的人心慌。

喻文州的声音响在他耳边,还是那么心平气和的,“可是我还是想做职业选手。我很喜欢《荣耀》,自然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时间还有,我一定还可以做的更好。”

黄少天抬起头来,非常严肃的说了句离题万里的话,“喻文州你一定早恋过。”

喻文州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啧啧啧,看我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快看快看。”黄少天撸起袖子给喻文州看,鸡皮疙瘩还真有那么几颗,“你要是对着一个女生说这话,肯定就能过上每天一起压马路上自习谈人生,还不准打游戏的早恋生活啦!”

喻文州饶有趣味的反问,“听上去是你比较有经验啊?”

黄少天放下袖子,一脸往事不堪回首,“我被放鸽子放的很有经验啊!一个两个的都是重色轻友,人生都浪费在谈人生上啦。有那个时间多抢俩个boss不好吗?!没有boss可抢也可以去野外看看有没有中意的人头好收一收啊,要是能顺便爆点儿装备当然就更好啦喻文州你说是不是?”

“是啊,还是荣耀比较重要。”喻文州微笑着晃了一下鼠标,光标稳稳停在夜雨声烦的额头上,“看来我还挺幸运的,没有这么早遇到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的女生。”

 

tbc

 

————————————————

 

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命名假说:

1:Sorcerer [ˈsɔ:sərə(r)]男巫、方士、巫师

2:索克,BOSS,出自《游戏王》;萨尔,兽人领袖,友好NPC,出自《魔兽世界》。

 

3:脸滚键盘脸滚键盘脸滚键盘By 黄少天

 

真相,只有一个。

 

认真是种美德,较真你就输了。

热度 62
时间 2015.02.28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