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雨/喻黄喻】青出于蓝 7

7

 

方世镜也留在俱乐部没有走,和魏琛一起研究下半赛季的赛程。不过今年蓝雨不能好好回家过年的,倒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联盟已经发过正式文件通知,下赛季开始,联盟对俱乐部的很多方面都会有更加明确的要求,简单的比如队服啊队徽啊,难搞的,就比如比赛场地。现在是联盟总部在B市租了两个场地,每周8场比赛分在两处进行。所谓的主客场,其实就是个选图权,比赛来来回回都在一个地方打,对有理想有抱负的联盟来说,实在太寒碜了。

文件一下来,同样有理想有抱负的战队老板们都是眼前一亮,当然,也有不少人当时就眼前一抹黑了。蓝雨的老板绝对是有理想与抱负的,所以这阵子拉赞助谈合作,也是忙的脚下生风。

老板每天晚上应酬完了总得九十点钟,打包三份宵夜回到蓝雨,魏琛和方世镜这一天里唯一一顿正经的饭才算有了着落。

蓝雨上上下下都放假了,走廊里说句话都带回声的,冷清的很。大过年的,蓝雨俱乐部最有话语权的三个人,大半夜在空荡荡的俱乐部里围成一圈狼吞虎咽,还得抽空商量事情,那场面看着多少有点儿惨,却也十足励志。

 

假期结束,黄少天反复申明自己可以从飞机场成功回到俱乐部,魏琛终于同意不去接他。不过魏琛也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黄少天要随时报备自己的行程。

黄少天安全着陆开了手机就给魏琛发了微信,魏琛欣慰了一分钟,然后就被连绵不绝的微信提示音搞崩溃了。他怎么会想出让黄少天报备行程这么屎的主意啊,还【随时】,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安全抵达!

黄少天超有成就感,就跟完成了什么史诗级任务链一样,欢天喜地的蹦进俱乐部,一溜小跑直奔魏琛的宿舍。

“咣!!”一看房门虚掩,黄少天直接整个人扑上去把门撞开,“魏老大我回来啦回来啦回来啦!!!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我妈亲手做的宇宙第一美味酱!!牛!!肉!!你要不要去食堂摸两个馒头自制肉夹馍?宇宙第一美味哦!!!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牛肉给你先拿着,我先换个装备。”

黄少天还穿着在家时的冬装,到了G市也不知道先找地方换了再往回走,简直就是北极滚来的一头熊,现在跑了这一路,更是一头热汗。

魏琛一点儿不客气,打开保鲜盒,直接上手抓出一块牛肉扔进嘴里嚼。黄少天更不客气,直接从书包里拽出他之前离开G市时穿的那身衣服扔在魏琛床上,回手就开始扒自己身上的装备。

关门关窗生人回避什么的,小姑娘们才那么多事儿,纯爷们儿用不着这一套。

于是方世镜一推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似乎没什么不对但是又好像哪里都不太对的场景。

魏琛看到他立刻眼睛一亮,“唔!老方!老板叫你什么事?来尝尝这个酱牛肉。味道不错!”

那边黄少天已经飞速换好了装备,冬装扔魏琛床上就不管了,两步蹦过来就给方世镜推销他的宇宙第一美味酱牛肉。

方世镜囧着一张脸婉拒了这俩货热情洋溢的安利,他要先说正事,“下场比赛的门票到了,老板刚才是叫我去拿。”

“门票?什么门票?选手还要门票?联盟是穷疯了吗?”黄少天果断插话。

魏琛嚼着牛肉答道,“不是给我们,是给你们的。我们跟老板商量好了,下场比赛,带你们一起去现场体验一下。”

“下一轮比赛有百花对嘉世啊哦哦哦哦哦!!”黄少天欢呼着扑上来一把就把方世镜手里的信封抢走了,“发门票这种小事就放心交给我吧交给我吧!”

魏琛佯怒,“看什么百花对嘉世!带你们去现场是去看我大蓝雨的英姿的!”

“反正都在一个场馆,一起看呗。”黄少天打开信封往里看了看,“下一场比赛我想想啊,我大蓝雨的对手是……是……是谁来的?”

“咳。”方世镜有点尴尬,“诛仙。”

“……”连黄少天都无语了三秒才开始谴责魏琛的猥琐,“就那个诛仙啊?上赛季全程垫底,本赛季一直垫底的那个诛仙啊?这是要我们组团去看你虐菜啊?老鬼实话实说吧,这么猥琐的主意一定是你出的。”

魏琛淡定自若,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转移话题毫无下限,“才过了一个年,怎么你好像长高了不少?”

黄少天才不受糖衣炮弹的诱惑,果断呲之以鼻,“才过了一个年,怎么你好像老了十岁?”

“小兔崽子!不想去拉倒!门票还我!!”魏琛恼羞成怒,准备动用武力。

黄少天和他斗争的经验实在太丰富了,早有防备,撒腿就跑,一路跑还一边嚷嚷着,“谁说不去谁说不去了。我要去现场看百花对嘉世啦哇哈哈哈哈!!!”

魏琛郁闷的吐血。一回头,就见黄少天的书包和换下来的厚衣服都没拿走,还在他床上扔着呢,方世镜也真是对他们两个互喷垃圾话的场面见怪不怪了,正一手拎起书包,一手把那几件衣服拿起来,准备送回黄少天自己的宿舍去。

这也太没骂人的气氛了,魏琛看的直泄气。方世镜笑了笑,把书包甩到手肘位置,腾出手拍了拍魏琛的肩膀,“赶紧去把胡子剃了吧。看着是像从十年以后穿越回来的。”

“穿越什么穿越!我还变身呢我!”见方世镜还在那儿看着他乐,魏琛作势要脱衣服,“信不信我真变身给你看!”

方世镜落荒而逃。

 

方世镜到了黄少天宿舍,就见电脑是开着的,网页还停留在联盟官网的资讯页上,黄少天人已经不在电脑前,他把所有门票都铺在了床上,正在里头翻找。

方世镜把东西给他放下,问他在找什么。

黄少天似乎正好找到他想要的了,笑的一脸灿烂给方世镜展示了一下,“我在找离百花和嘉世的比赛台最近的座位呢。嘿嘿。啊你帮我把东西拿过来啦?谢谢谢谢。”

孩子气。

方世镜笑了笑,问他给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了没有,不出意料得到粗枝大叶的少年人果断的一个“no”,方世镜也不多说什么,又提醒了一句记得把剩下的门票收好,就准备离开了。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雷厉风行的少年人已经拿起手机开始翻通讯录了。方世镜笑了一下,这个孩子虽然有点儿活泼过头,但是在同龄人里真不能算不懂事的,还有就是……方世镜仔细打量了他一下,觉得自己大概是错怪魏琛了,黄少天好像确实长个儿了。

 

黄少天翻通讯录的手突然顿了一下,刚才喻文州的名字好像闪了过去。

唰唰唰把页面拉回来,黄少天果断修改通讯录,把喻文州三个字改成了吊车尾。

“哼哼,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

黄少天得意了,找出家里的号码拨过去,一边听着拨号音,一边摇头晃脑的走到床边去理那一堆门票。

理着理着,黄少天的脑内灵光一闪,又抽了一张门票出来跟自己的那张放在一起。

“看你这回往哪跑。知道厉害了吧?”黄少天体验到了玩权限的快感,自以为阴险的奸笑了两声,戳了戳那两张座位号挨在一起的门票,“黄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此时的喻文州……此时的喻文州还在回俱乐部的地铁上悠闲的翻看着《电竞之家》,根本不知道黄少天又在那儿一个人折腾上了。

tbc

热度 60
时间 2015.02.21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