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2/谢乐师徒/全员粮食】 桃李 7

7

安装天眷神珠五号的时候,海眼周围聚集了好多人。除了怀绪师徒、云风息、一众来帮忙的先祖平台祭司之外,许多鲛人姑娘也结伴来瞧热闹。本来这是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如果其中不是混进了一只蜃精玉怜,还盯着谢衣眼冒贼光的话。 
谢衣和怀绪站在一起,先与他说明天眷神珠五号将如何疏导失衡的灵力流,再询问他如此构想是否妥当,那真是要风度有风度,要修为有修为,十足十的泰然自若。 
乐无异可没那修养城府,一边和鲛人们固定天眷神珠五号,一边和玉怜相看两相厌,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恨不能找个没人地方揍上一顿。 

天眷神珠五号因为要安放在海底,从里到外用的都是不怕海水的龙涎木。这样奢侈的用料自然有它的好处,偃甲运转起来之后,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 
乐无异很有成就感的端详了它一会,游回了谢衣和怀绪身边,谢衣正在说明后续的维护事宜。 
“……没有数年,只怕看不出此偃甲是否确实有效。所以,海眼附近灵力情况还是要烦请海巫大人一直费心留意,每年早则四五月,晚则六七月,我们一定会来取水灵珠,同时查看偃甲的情况。如果偃甲出现问题,或者灵力失衡严重的话……”谢衣向乐无异示意,乐无异从偃甲包里翻出一尾手掌大小的偃甲鱼来。 
谢衣接过偃甲鱼,本想交给怀绪,但是一低头间见到怀南新奇的眼神,便把偃甲鱼放到了他的面前。他一松手,那尾碧蓝色的小鱼便吐了个泡泡,摇摆着身体围着怀南欢快游动了起来。怀南惊喜的伸出手,偃甲鱼立刻乖乖悬停在他的掌心上。 
谢衣抬头对怀绪说,“如果情况有变,海巫大人可用这偃甲鲲鹏与我们联系。这偃甲入海为鱼,离水则化为飞鸟,小海巫可觉得有趣?” 
最后这句是跟怀南说的了。怀南正跟偃甲玩儿的不亦乐乎,听到问他,连忙点头,“真的和馋鸡一模一样,就是小了许多,简直像活的一样。” 
谢衣笑了笑,“那……小海巫想不想知道,这偃甲馋鸡是怎么做的?”
“可以教我吗?”怀南开心的摇了摇尾巴。 
“小海巫这是想学偃术?不知海巫大人可否应允?若小海巫能懂得偃术,将来无论维护还是调整天眷神珠五号自然都更加方便。”谢衣风度翩翩,笑容可掬。 
一本正经的海巫大人楞住了。云风息忍笑忍的颇有些辛苦,扭头看着别处。 
乐无异欲言又止,默默扶额。 

一件大事办完,师徒二人终于有了半日闲暇,可以结伴遍游明珠海。 
女孩喜欢的东西都差不太多,乐无异给素商和白露母女带了几件长安新流行的首饰。告辞出来之后,又给亲朋好友们都仔细挑了礼物,最后去了镜依南的店里,用很好的价钱买走了她的全部鲛绡。把所有的东西运回招财进宝号,乐无异一一点数礼物,看有没有忘了谁。谢衣坐在一边喝茶,随手翻了翻堆成厚厚一摞的鲛绡,“你买这么多鲛绡做什么?”。 
鲛绡轻薄如烟,这么一大摞,少说也能做上千件衣裙。 
乐无异百忙之中抬头看了一眼,“不多。回去给娘亲、闻人、仙女妹妹每人做几身衣裙。再给老爹、哥哥、夷则、无忧做几件里衣,夏天穿着睡,蚊子不咬,还特别凉快。还要给夷则额外多拿些,留着他哄侄子侄女开心,或者孝敬师父师姐们。哦对了,忘了师父您和我自己的。鲛绡又轻又韧,除了做衣服,用来做偃甲关节啦,翅膀啦,也很不错。” 
“……朱门酒肉臭。古人诚不欺我。”谢衣自言自语,摇头感叹,“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吧?” 
“当然用不了啦。鲛绡在这儿是卖不出去的寻常织物,在人间可是有市无价的紧俏货。咱们挑好的自己用,用剩下的,就都运到西域去卖给那些国王贵族们去,他们富的很,都用黄金宝石付账的。万一运气好,宝石多些,运回长安再卖掉就又是一大笔钱。咱们这三年所有的开销都赚出来了不说,就算再造上两三个天眷神珠,剩下的钱还够我们把静水湖别居再拆上个三回五回的。” 
“无异啊……”谢衣满怀感慨,“你这一肚子的生意经,做偃师,是不是有些屈才?” 
乐无异不以为意的摆手,“做生意哪有做偃甲有趣,我又不缺钱。不过就是顺手赚点儿,谁还正经拿它当个事做。” 
礼物都点好了。乐无异花钱花的很充实,满意的拍了拍手,准备出门去继续逛逛。走了几步一回头,谢衣一手支在矮桌上撑着自己的头,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 
“师父你怎么了?不舒服?” 
“朱门酒肉臭。” 
“啊?” 
“没什么。你不是要去祭拜夷则的娘亲?我们走吧。” 
“……哦。”乐无异抓了抓头发,跟着他踏进了传送阵。 

红珊的旧居又已经好几年没人打理,屋里虽然还算干净,到底长了些海藻,住进了几尾小鱼。 
乐无异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谢衣本来想帮手,被他请到了屋外去跟鲛人姑娘们聊天,还特意提醒他万一那只花痴章鱼敢黏过来,就照脸打别客气。 

打扫完毕,乐无异从偃甲包里小心掏出几根绾成结的黑发,放进窗边桌上的一枚香包里,“伯母,我是无异,夷则和仙女妹妹还是不方便,只能我替他们来看您。本来早就该来了,但是这几年我一直在照顾师父,抽不开身,希望伯母不要怪我。以后我每年都会来,夷则让我每年都带一根头发来这里陪您。” 
香包是夏夷则儿时旧物,本是一对,由红珊亲手以鲛绡缝制。其中的一枚夏夷则上次来时留在了这里,另一枚在他易骨之前送给了阿阮,如今正挂在露草枝头。 
乐无异从窗口往外看,正好看到谢衣在不远处和云风息说话。两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不像是在闲聊。 
乐无异看了一会,接着说到,“听说活人有三魂,死后三魂分离:命魂归于地府,重入轮回;生魂归于墓穴,与尸身同朽;觉魂留恋生前事,或归于眷恋之地,或附于重要之物,或往见牵挂之人,心愿了却,才会烟消云散。以前我不信世上有妖魔鬼怪,也不信这些魂魄之说,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由不得我不信了。所以现在,我相信您的生魂一定已经回到这里,能听到我说话。” 
门外的那株红珊瑚这些年又长大了些,有一枝已经伸到了窗前来,乐无异看着那枝珊瑚上缓缓流光,慢慢说到,“夷则说,他这一生有三件要紧事。一件国事,一件私事,一件身后事。第一件事:他有三个侄子,现在年纪都小,全由他接在宫里抚养,将来他会将皇位传给他们其中之一。 
“第二件事:夷则的师父把三生石给了他,如果他有生之年能等到仙女妹妹复原,就提前禅位,两人一起共度余生;如果等不到,临终时他会让可信之人送三生石和仙女妹妹的露草给我师父,我师父和仙女妹妹很有渊源,就像兄妹一样,而且他一定会比我们活的都长久。 
“最后一件,是身后事:夷则说,无论他这一生还要经历多少曲折,死后都一定会葬在明珠海,让生魂长留在这里。伯母,人的一生说长很长,说短,其实也真的很短。若您生魂尚在,请务必等等夷则。” 

tbc

热度 3
时间 2014.06.15
评论(1)
热度(3)